程绍正韬:浓厚文化底蕴下的闲情雅致

发布: 2014-4-25 20:46 | 作者: 薛莉 | 来源: 室内中国 INTERIOR DESIGN CHINA

收藏20程绍正韬

程绍正韬,著名台湾建筑设计师,建筑室内设计之东方主义集大成者。现任真工建筑设计公司总设计师,前逢甲大学建筑系讲师,前成功大学建筑系讲师,前台南市市政府都市设计审议员,真品空间艺术股份公司艺术指导,明建筑艺术细装工程股份有限公司艺术建筑师,CC联合建筑规划股份有限公司环境设计师。
中文名程绍正韬
外文名Alex Cheng
职    业建筑设计师
民    族汉
目录
1人物生平
2主要成就
3风格理念
4人物访谈
1人物生平


程绍正韬出生于1963年宁静质朴时代的台湾,父亲是大陆安徽人,母亲则来自中国北方热河。在台湾,他们都是被泛大众称为所谓的菁英外省人。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在台湾同时多重学习文学、美术及工业设计,以致形成一种复杂的设计锻练模式。
程绍正韬毕业于台湾文化大学美术系、东海大学建筑研究所。
前逢甲大学建筑系讲师
前成功大学建筑系讲师
前台南市市政府都市设计审议委员
真工建筑设计公司总设计师
真品空间艺术股份公司艺术指导
明建筑艺术细装工程股份有限公司艺术建筑师
CC联合建筑规划股份有限公司环境设计师
清华大学软装与陈列设计专业课程导师
2013年参加美国室内设计中文网第七届“大师选助手”导师,同一批著名设计师有深圳的杨邦胜、香港的梁志天、梁景华、台湾的杜康生等等
2012年在内地创办南京程绍正韬环境艺术设计有限公司、深圳程绍正韬环境艺术设计有限公司(CSZT)。cszt是一个源自于台湾最高质量的空间设计团队,总设计师程绍正韬先生从工业到艺术到建筑的长时间专业完整学经历,团队严实的训练与近30年高端客群执业经验;造就其事务所成为一个台湾当代最具有坚实环境设计统合能力之跨域设计团队。
其设计作品除横跨台湾各类专业设计领域,并屡获国内外设计大奖肯定之外,作品的风格成熟、内敛;贵气优雅中又显见人与环境互动后的悠远灵气。
其团队朴质深厚的创作文化,再揉以团队间精专的美学工艺设计人才勤奋的工作态度,终于创建了台湾设计界上的美学-工艺-建筑学之跨界创造的精工典范;此所以名之曰:真工;其所以名之曰大师。
2主要成就


近五年部分作品
台北 周庆辉艺术家工作室
南京 佛手湖滨住宅群及招待会所建筑设计
天津东 马街金地康成企业中心建筑设计
台中 私房泰”顶级泰式料理餐厅
台北 阳明山M宅
三义 自然之道程宅
北京 Noble House
台中 丰邑建设“中港层峰”公共空间景观及建筑设计
彰化 李宅
台北 周庆辉 艺术家工作室
台中 黎明真工
台中 “Bonni's House”
台北 Urban-1 商业空间
河南西湖映像
……
近五年荣誉
2008 台湾室内设计协会TID金奖——“私房泰”顶级泰式料理餐厅 台中
2008 台湾室内设计协会TID金奖——“一即一切” 台中
2009 台湾室内设计协会TID金奖——“House-M” 台北
2010 中国亚太空间设计协会APSDA Grand Award 金奖——“House-M” 台北
2010 台湾创意设计中心TDC 室内金点设计奖——“House-M” 台北
2010 第五届 海峡两岸四地室内设计大赛金奖——“House-M” 台北
2010第五届 海峡两岸四地室内设计大赛金奖——“私房泰”顶级泰式料理餐厅 台中
2011 第九届 台湾设计博览会 台湾当代设计师联展——“新溪山行旅图”
2011 台北世界设计大展 国际室内设计展——“一即一切”
2013 台湾室内设计协会TID金奖——“自然之道程宅” 三义
2013 AD(安邸)杂志 中国100个最美的建筑——“北京Noble House”
……
3风格理念


在古典,奢华等风格的设计越来越多的充斥着内地室内设计行业的当下,台湾设计师程绍正韬先生的进入仿佛带来了一股清风,他的设计更具有中国传统文化的人文气息,清雅秀丽,处处透露着令人羡慕的闲情雅致。欣赏他的作品,深刻体会中国传统文化对他的深刻影响,及其在设计作品中的运用自由。程绍正韬的作品,雍容大气中又展露一派自然天真的作品内涵,既传递古典东方文人气息又兼具时尚简约的作风,已是一种美学上的高度成就,更也是一种不可衡量的创作价值。因此其作品广受台湾和内地高层精英阶层普遍性的欣赏与收藏。
4人物访谈

《浓厚文化底蕴下的闲情雅致》
ID-china:您的设计中总是透露着古代文人的闲情雅致,您是怎么积累了如此浓厚的中国传统文化底蕴?
程绍正韬:首先是我的家庭背景和从小到大接受的教育有很大的关系。回想起:窗外,桂花在金风送爽的季节恣意绽放,随着大肚山的午后阳光婆娑树影的映照,一个小孩正于窗前小几饮读着父亲送给他的烫金硬壳精装的宋词精选集,在千年前的故国神游中勤练着行草书法,空气中混融着父亲文人书房中的书香及上好松烟墨条细研后的香氛。小时候用书法来学习唐宋文学、用宋词空间意境来学习行草,甚或导入中华文化空间体悟,这些经验对我们父子来说是一件表面上看来轻松浪漫骨子里却是一件相当严肃的事情,如果弄得不好,是要被责备的;因为那一切看起来像是温馨家庭生活的互动,其实内涵里全是文化道。[1]
其次是父亲对我的深刻影响,他是南京中央大学中文系的流亡学生,出身于安徽地方望族的书香门第之后,他热爱祖国,想必也一定热爱一切属于中国文化的东西;在那个物质缺乏的年代他尽一切自己的力量,让自己的孩子可以某种方法来领略中华文化、以锤炼他的文人气质。家父常说他是一位热爱中国的革命军人,更多时候我看他倒比较像某种程度继承中华文化道统的正经文人。那是动荡不安的1949社会中的普遍台湾现象。身为他们在台湾的下一代继承者;不论你愿不愿意,都得一定程度接受严格的经典文学或东方传统艺术教育。
父亲让我们看到在传统文人的现代营生之中、台湾中部宁静乡居充满自然场所精神的生活里,如何在凡俗的日常当下以极其微妙的方式链结了中国古代经典,并反刍中国儒道精英思想。我也在这样的「经典阅读」中自然而然产生一个属于自我的现代环境文化与哲学经验,并同时也发展了一种属于个人的环境空间创造美学经验。当我年长转而学习纯粹绘画时,也衔接流畅。后来我更不只成为一位图像设计艺术家,也跨域于空间、建筑、景观与城市设计。
ID-china:近些年,您进军中国内地市场,您带来了哪些不同的设计理念或者想传递哪些不同的设计想法呢?
程绍正韬:我在当代台湾及中国大陆从事环境设计艺术的工作,还依然带着四五十年前父亲遗留给我的那些世界观及文化观。于是我喜欢那种可以追随现代世界又同时欣赏本土,甚至推崇中华文化为创作母体的建筑师,这条路有人真实的努力过,但要做得好又极其困难,因此罕见人行。当代台湾整个设计风气倒像是一种商业机运的追求;没有理想、没有文化底蕴。现况中国或台湾的建筑及空间设计师们极大的程度上总是会受到都市地产经济导向的这类型的建案所吸引,因此,新建筑总无法蜕变于既有的台湾本土生活或脱胎于中国母体文化。
从美学文化的角度来看,台湾许多城市正如台北一样并不迷人,这类混杂政商利益而少文化复兴的都市投机风格,也许正是我觉得像台北这类城市之所以如此不迷人的原因,当然一大部分的台湾及中国发展中城市都已经向这样的开发模式倾斜;这不是所谓的亚洲机会,而是一种中华文化危机。跳耀式的、与文化割裂的经济与城市发展模式容易短期谋利,但一定损及长期自身经济利益。身为文化精英的我们不能忽视,更不能轻松地像外国短期旅游的观光客一样;视台湾混杂的都市风貌为一种独特的地域美学。我们如果也这样将这种充斥台湾大小街头的「投机混乱现象」等闲视之为一种外来观光客所谓的后现代美学,那还真污辱了现代、后现代及美学的神圣性。种族多元性的社会与历史文化的丰富层次只是像政客空洞口号般被设计者无情利用,在许多政商及环境开发的投机行为中假藉了现代及后现代名义,本质上却根本没有转译到当代。
ID-china:近些年,您进军内地带来了那些不一样的设计理念和想法?
程绍正韬:在我认为设计师必须谦卑地理解:城市是个在水平空间上无数现实生命个体受到保护及成长的有效居所,也是一个历史文化延续上的垂直线索;我们不可以割裂,也不该单一地仅解决建商的经济问题,诚然那也是一小部分现实的社会问题。如果可以这样跨域看待城市开发、文化发展、历史沿续与设计美学等之间的良性统合问题,那么成千上万的。
世界经贸体系的全球化伴随着信息生活数字化,在尚未定义清楚现代性的中国及台湾铺天盖地的来临;传统没有被真正的现代化,却已经进入数字化、全球化!这样将会更快速地让亚洲这样子的开发中国家增加它所谓的GDP?还是在未来文化经济来临时代,让某些丧失母体文化。
设计者未来将是替每一个国家民族或地区展现文化经济主体力量的主角;每个民族母体文化上的文艺复兴将与经济复兴统合为一体,我们拭目以待。
ID-china:是什么理由让您一直埋首与秉承中国传统文化,并运用于设计本身?
程绍正韬:之所以埋首于国家本土文化理由是:我自身背负着一种强烈的使命感,要尽可能真实地生活着。对真实的需求是建筑师或设计师所不可或缺的。我相信如果你想声称画出来的结果是真实的,就无法单靠不断复制别人的作品、画一张照片当中,创造出一幅真正的画作。如果你想要真实感,就要让自己沉浸于那样的环境里。建筑或室内设计亦然。
我将自己艺术的那一面埋藏在本土景观当中这件事,并不表示我拒绝全球性的影响。我到处旅行,就是为了保持开放的观点、为了学习异国文化的根源,并研究他们的艺术。我有注意到身为建筑师或设计师,我们倾向专注在东方与西方,却鲜少关注到存在于这两极文化之间的设计境界。有关全球化真正的问题应该要由那些主导该新兴现象或标签该现象的国家。
我认为去影响与教育一般大众是我的责任。我的期待很渺小,也知道我对社会大众的影响力微不足道,但我真心地觉得,我们身为建筑师与室内设计师,有义务帮助这个社会妥善处理内在认同的问题。我的工作就是要透过建筑或设计的硬件建设,去影响人们的内外心性。这种心态让我不是很受现代大型都会地产开发商的欢迎,但这也是我另一个要搬离城市的原因-追随我自己的路。从这观点而言,你可以说我是个开拓启发先驱者。
ID-china:您来往于内地和台湾,您觉得在设计环境上有哪些不同?
程绍正韬:台湾与中国都面临到认同危机。一眨眼之间,我们已经从一个古老的文化,跳跃式地成为高度现代的文化。反观欧洲的文化变迁是长期而渐进式的:在文艺复兴与现代欧洲在后冷战时期的后现代社会之间,是经历了几个世纪渐进式地发展而成的。在亚洲,我们仓促地想投入到一个我们没有充分准备的未来,不论是社会或思想的准备皆然。这样的结果,就是让我们陷入一个流失文化遗产的严重危机当中。这对台湾的建筑师或室内设计师而言,都是真正的挑战。我们必须赶上西方的脚步,但同时,我们也要小心翼翼地与我们古老文化的根源保护。
ID-china:哪些事物能激发您的设计灵感或者您的设计灵感大多数来源于哪?
程绍正韬:我之所以从城市搬到郊区,是审慎斟酌后所跨出的一小步,这么作是为了让自己重新定位并让自身沉浸于一个能获得灵感与自我熏陶的环境中。我不是要刻意否决或否定科技所能提供给我们的舒适性,而且我也不是故意要拒绝现代化的生活。但我确实地感觉到我心中想要将古老本土文化的丰富性融入到我作品中的强烈渴望,而能实现这目标的唯一方式,就是让自己沉浸于一个能启发我这么作的环境当中。我设计的过程中,最重要的元素之一就是鉴赏周遭环境的艺术。我是个画家,而我需要从我的环境寻找灵感,才有作品产生。
《To be the master of yourself》
ID-china:能先跟我们分享一两个您正在进行或者最有感触的作品吗?
程绍正韬:(2013年)正在进行的一个“高难度项目”,它是一个文化旅游地产项目中的一个区域。我负责整个项目的规划、建筑设计、室内设计、景观设计以及工艺美术设计等工作。
武当山是道家文化的发源地,不管是道教思想还是武术文化都有着举足轻重的份量。武当山的东线是游客源源不断的旅游景点。对于西线的开发,是想打造一个可以提供给人们逃离城市丛林,让心静下来,让生活或者工作节奏慢下来的地方。
我觉得大陆的一些所谓传统特色的建筑,始终走不出历史的窠臼,过度拘泥于形式,而忽略了本应具有的文化底蕴。现在都市地产或者旅游地产最大的盲点就是没有设计而是所谓设计符号的堆砌。
对我来说,怎么透过建筑表达设计思想和文化底蕴呢?怎么与大家印象中的武当山达到一种思想的契合,怎么将中国传统的文化与建筑设计相融合,怎么完整的保护当地的自然生态和历史遗迹,怎样利用当地的地理条件或者怎样克服大自然带来的难题,怎样把新的旅游景点完美与固有的结合, 怎样发扬武当山的思想,打造一个无为的、清静的度假胜地等,都是我要考虑的问题,要很好的处理这些问题,并能完美的呈现给人们是有难度和挑战性的。
ID-china:您拥有很多出色的设计作品,那么您在做设计的时候最注重什么?
程绍正韬:我最注重作品的内向和外向,所谓外向就是建筑物的比例和肌理,有些建筑物的造型是很新颖的,但是他却没有达到艺术的比例,我认为完美的比例才能把作品变成一个艺术品,而且造型要跟自然生态和本地文化达到和谐统一才是一个好的建筑作品。
我从小喜欢画水墨画,所以我的室内设计空间首先要具备东方性思维的空间构架方式,文人水墨家的看山的方式:高远,深远,平远,如何利用这种法则,打造可观,可居,可游,可行的室内空间以及在室内设计中表现出文人画家的气韵变得尤为重要。
ID-china:您觉得设计前辈的行业责任甚至社会责任是什么?
程绍正韬:作为一个中国设计师,我觉得应该让从业人员理解,他是个高级知识分子,是个中国的读书人,是个有影响力的文化精英。这样我们才有可能去间接的影响我们的业主,让业主能意识和散步这种思想。我觉得设计师就应该像古代的郭熙、范宽、苏轼一样,文起八代之衰,要把设计作品作为传承文化底蕴的新载媒。艺术创造也是传承文化的新媒介,因此在我做设计的时候,我会从我喜欢的水墨画中获取灵感,考虑到人与自然的和谐,空间外观上有完美的比例和肌理,在内部空间上蕴含文人画家的清雅贵气,隐士出脱的逸格,而达到设计的最高境界。
ID-china:您觉得设计行业最吸引人的地方是什么?
程绍正韬:我可以很肯定的说,是创造力和改革能量。这两个是因果关系,改革能力为因,创造力为果。所谓改革能力不是模范或者在模范的基础上有些许变化,而是大胆的突破,这样才有做出有创造力的作品。
ID-china:您是出于怎样的考量接受我们的邀请,来遴选助手(设计新锐)的?
程绍正韬:Interior Design是国际上室内设计方面的权威杂志,我很信赖。Interior Design中文网办得非常诚恳,网站内容也很清新和时尚高端,不落俗套。Interior Design中文网举办大师选助手的活动已经是第七届了,业内的好评很多,很多设计师给我介绍过。另外大师选助手的活动宗旨非常好,传统的招聘模式互动性比较少,对话和深度了解也比较少。这个平台正好提供了与选手、与其他大师、与评审团多对话、多了解、多互动的机会。
ID-china:您眼中的助手需要具备那些素质?
程绍正韬:首先,对国际时尚是敏感的。另一方面,有对中华文化理解的涵养,如果少了对传统中华文化的理解厚度的时候,那么他的创造力就会显得单薄,也不会有改革的动力,设计就没有灵魂。对国际时尚的敏感,不是照搬国外的设计符号,而是理解国外设计师的创作思想和设计师风格,以及作品的创作过程。然后国际时尚应用到具有东方性的设计中。另外,要对设计对工作诚恳,热情,积极,责任感和勇于改革和创新。
ID-china:您的企业是如何关注和培养年轻一代设计师的?
程绍正韬:我很重视师徒制,我不是把他们当学徒而是弟子,因为弟子是可以跟师傅讨论的,是亚里士多德和柏拉图般的关系,是互相尊重的。弟子的成功需要老师的启发和指导。亚里士多德和柏拉图有一个很好的理论,叫对话论。所以我很在乎跟弟子或者学生的对话和思辨。这样才会有自己的思想、灵魂,才会有改革和创新。
ID-china:如果有幸进入您公司做助手,会迎接什么样的机会和挑战?
程绍正韬:他可能会跟以前有很大的改变,我对待我的员工不是上下级的关系,而是伙伴的关系,是跟我志同道合的创造者和改革者,是协力合作的师徒。在工作实践中,能学到很多在校园里学不到的东西。在对话的过程中,理解我要的工作方式去做设计。在做每个设计方案之前讨论出方法,不同的项目,不同的业主,有不同的切入方法。我希望事物所的氛围是对待每个工作,都像一场游戏,这也是思想和行为的辩证。所以完成一项工作也完成了一个人格的属性,这样人的思想和方法总是活跃的,而非一成不变的。
ID-china:您这里来遴选助手,有怎样的期待?
程绍正韬:希望能找到属于中文未来的文化精英。另外我想对参赛选手说:相信自己的能力,相信自己所拥有文化气息和氛围。即使是一粒沙子,也要发挥自[1]己最大的能量,这样才能取得成功。To be the master of yourself ,参加大师选助手,不是选我,而是选你自己。
程绍正韬  
建筑 , 设计师 , 程绍正韬


image.jpg


image.jpg


image.jpg


image.jpg


image.jpg


image.jpg


image.jpg


image.jpg


image.jpg


image.jpg


image.jpg

2014-5-05 11:58:43
建筑设计师,实力派,作为室内设计出身的设计师没有可比性

网络资源

MATRIX 矩阵室内设计
室内中国欢迎您的加入